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闲泽】谁比谁高贵 5

Chapter5 接着黑

*本章开个加速器,全员ooc

*赶紧把我想写的虐点写掉,后面就是甜甜甜了(maybe

 

————————————————————————

范闲的婚没有退掉。

庆帝字里行间以范家性命为要挟,养育之恩不可负。一开始是迫于威压,范闲带着林婉儿郊游踏青,和林大宝插科打诨,渐渐也敞开心扉,日久生情。范闲还从林相那里受到不少为官之术和做人之道,尽心尽力治好了婉儿的肺痨,生活仿佛在平安喜乐的康庄大道上策马奔驰。

太子和二皇子还是那么针锋相对,见过后宫各嫔妃之后,大概是枕边风的缘故,庆帝也没再为难范闲。转眼就要举行范闲和郡主的婚礼了。这之前,还是要见一见婉儿的生母——长公主。

并不是母慈子孝的氛围,毕竟范闲害长公主失掉内库,又失去女儿。

“一个布局刺杀的反过来安慰被杀之人,你不觉得好笑吗?” 

“你要杀了我吗?”

宫中谈话让范闲彻夜难安。现代社会不怎么需要依靠杀人解决问题,法律自是一切的决断。他的朋友死了,至少有他记挂,可天下无权无势之人怎么办呢?是这世道不公,权贵是上位者,同样也是加害者。

范闲一时想不出最优解,想要把世界变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样子,想要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终究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积累。它需要思想上的引领,需要社会矛盾的激化,需要战争的创伤与警醒。这些都不是一两个穿越者可以做到的,叶轻眉的失败便是铁证。

青年人思想上大多迷茫,却又不具备想个透彻而肉体不收干扰的条件,身不由己,还得装成正常生活的样子。庆帝派他出使北齐,回来路上就收到二皇子的层层威胁。原来啊,二皇子也是个疯的,不意外会与长公主一拍即合。

浑浑噩噩回京。婉儿对范闲敬重有之、感激有之、仰慕有之,本是就是极好的姑娘,此时又倾心范闲,庆帝终于答应完婚。本该是众多糟心事里最得愿以偿的事情了,直到他见了二皇子一面。

面前这个男人结党营私,觊觎正统,还两次三番要置他于死地;嗜血残暴,草菅人命,又装出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毫无疑问是个坏胚。

可范闲偏偏又记得,他为他送行,他同他喝酒,他同他吃涮菜,他因为一句“吃没吃相”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饭,他在杀人之后提起衣摆小心翼翼的踏过血泊。

范闲看着他,觉着他滑稽的刘海掩盖不住他的美艳与嗜血。

李承泽也看着范闲,他看出他眼睛里前所未有的暴虐被激发出来,是仇恨和决绝的交织,这是李承泽十三岁之后便熟悉的味道。

范闲想,我最讨厌被人威胁了,不如我们一同坠入深渊。

————————————————————————

 

*撒娇打滚求红心蓝手和评论mua! (*╯3╰)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6(卑微嘛hhh)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