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闲泽】精神小伙李承泽 (一发完)

精神小伙李承泽

*假如大噶都是精神小伙

*土到极致就是潮,大俗即大雅。

 

————————————————————————

李承泽小时候经常和林婉儿在一起,觉得公主真的好幸福,新鲜水果天天有,顿顿涮菜不得少。

直到十二岁庆帝说他德才兼备,做个亲王委屈了;十三岁封王;十四岁宫外赐宅;十五岁听朝政……表面上圣宠不衰,却处处被提防,吃个水果还要试毒,涮个菜还得关门自个乐呵。

他不得不明白一个道理,不能被宠成一个小公主,那就自己做大哥。

太子十三岁的时候和李承泽在湖边耍,伸手推了他一下,眼睛瞪着老大吓人。

李承泽也瞪着他,教训道: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你哥开玩笑”

李承泽自此意识到,咱要活命,还有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老娘要保护,就得游手好闲、骄奢淫逸。

叶灵儿和婉儿差不多大,因此被安排陪婉儿解闷。奈何婉儿不出门,只得找二皇子。

“二哥哥陪我舞剑!”

“求我的时候该叫啥?”二皇子睥睨。

“二姐姐最好了~”叶灵儿白眼。

“边儿去,别打扰我摇花手”某人吹起刘海转身就走。

太子长大了,也会收敛了,但本质还是个不想被孤立的小朋友。某天早上跑到李承泽床头,想要请教怎么和两个妹妹一起耍,岂料李承泽还在睡觉。

“这是什么章程?二哥怎生还不起床?”别扭李承乾板着小脸。

“太阳不起我不起,老子就是了不起。”李承泽撩起被子遮过头,翻了身子继续睡。

最后还是起床了,毕竟亲弟弟嘛。然后谢必安就看见两个皇子在后院社会摇,怀里的剑抱的更紧了。

三年五载摇下来,太子对二哥满是崇拜。

再后来,范闲带着他的澹州大波浪进了京,据说是要娶林婉儿。长公主第一个不同意,给范闲传话:

“我可以笑着给你找个台阶下,也可以毫不留情让你给我跪下,老铁,做人别太飘,小心背后挨刀。”

范闲呛她:

“辉煌时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

世子府上办诗会,恰巧大家都在。叶灵儿也找准机会逮着范闲说:

“对婉儿好一点,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必毁你整个天堂!”

谁料范闲上个茅房路遇李承泽,那细腰、那玉足,澹州不曾见也。范闲张口就是: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心里有座城,住着未亡人”李承泽脱口而出。

“我们是糖,甜到忧伤。”两个人合。

谢必安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拿剑的手无辜颤抖。

几天之后,庆帝宫中大摆家宴,完美继承中国老男人的传统,饭前讲两句:

“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社会上呢没有将与帅只有实力这一块。”

哥仨诚惶诚恐地跪下行礼。坐下之后,李承泽抬手掩唇对着范闲:

“老头子面前委屈你了,点头哈腰是为了学会尊敬,挺直腰板是是为了发号示令。”

范闲宠溺一笑,拍拍李承泽的肩。庆帝实在看不下去,摆摆手走人。太子瞬间不怂,指着范闲就开始叫嚣:

“我陪二哥那么多年,一路上花开花落起起跌跌,你别想要插队”

“不属于你的山就不要去登,不属于你的人就不要去等,兄弟,记住一句话,谋爱之前先谋生。”范闲一把搂住大口吃饭的李承泽。

还不让人吃顿热乎饭了这是?李承泽生气,甩开范闲的手:

“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花手摇过我。”

太子不由挺直了腰杆,自信道:

“我的社会摇摇到如今,最得人心,你拿什么跟我拼。”

“骄傲是你最大的败笔,时间是最硬的道理。”范闲不甘示弱。

恰巧林婉儿进宫,瞧见了范闲和太子摇花手,熟稔的从袖口掏出一捧瓜子分给李承泽一半,边嗑边说:

“二哥,这样的男人要不得。”

 ————————————————————————


*一种新的尝试,就图一乐呵。看开心了记得留下红心蓝手和评论哦~


【闲泽】谁比谁高贵6(完结he)

Chapter6 我说是糖

*终章

 

————————————————————————

范闲和李承泽大婚之前其实和林婉儿喝过一次合卺酒。

那是风光无限,几个干爹也还在线,不过就数林相最温文尔雅,不像另几个相互使绊。婚礼辉煌,夫妻和睦,那几年甚是美好。没有争吵,没有猜疑,相敬如宾却也夜赏星星。李承泽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

就这样,在这世上与他惺惺相惜的对家,斩断了最后的妄想与希望,李承泽的世界好不容易抢过来一束光,复又熄灭。

李承泽明白,当他挑明一切算计之后,只会把范闲逼上绝路——不是屈服,就是反目。他设想了一万种方案,怎么也找不到初见他时想要余生相谈风月的结局。

范闲有才华,肯吃苦,有靠山,斗一个不得帝心的,四面树敌的皇子轻而易举。

好歹曾是是腹有诗书的少年郎,谁还没个气节风骨?李承泽欣赏的人不多,一生卑劣手段使尽也没能体体面面的活着,但是自由的死去,是目前他可以掌控的唯一的事情了。

鸩酒入喉,灼得火辣。

他想,葡萄美酒,夜光剔透,红楼一梦,终不可期;家臣散尽,敌非奸邪,身后无事,此去忘忧。

再睁眼已时过经年,窗外白雪积在枝头,淅沥的融水滴下屋檐,时不时传来阵阵埙声。范闲转身进屋,熟稔的将手搓热然后,掀开被褥为李承泽按腿。

“噗嗤”李承泽忍不住痒,睁开了眼。

范闲刚想裂开嘴笑,又紧紧闭住,将哭不哭的样子丑极,他上前扶起李承泽。

“我没想要你死”

“我恨你无缘无故杀我的朋友和我”

“我爱你把玩葡萄和品读诗句的样子”

“我不喜欢你目中无人清街自娱杀人如麻的举动”

“我爱你在血泊中提起裙子小心翼翼还心怀鬼胎的机敏”

爱与恨从来都不会抵消,只会相互叠加,最后纠缠在一起,将彼此的痕迹镌刻进血肉。

“我带领百官弹劾了太子;我率领边军出关征伐;我与婉儿从夫妻复又变回朋友;我把仙境中的风月都赠予给你…你的余年可以带上我吗?”

范闲小心翼翼的等待着回答,竹枝摇曳,屋檐滴水,炭火吱哇,李承泽的心扑通扑通。

“不知小范大人红楼写到哪一章了?”沙哑的声音一如从前。

“写到八十章了,之后的看你表现。”范闲指着自己的饱受风沙的脸庞。

然后他在鼻尖收到了一个吻,恰巧点在那颗痣上。

浅尝辄止,范闲只记得软软的唇、红红的耳尖还有竹子的清香。

李承泽逐渐了解到除了苟皇帝,其他人都默许了他的存在;他也不再是二皇子,而是李承泽。

范闲也渐渐意识到李承泽是真的喜欢葡萄,热爱读书,斟酌字句;不喜欢做的事情也能像完成任务一样做好,就像当年站在权利中心苦心经营那么多年。

开春了,李承泽可以下床在人掺着的时候散散步了。范闲这么多年来没能将人人平等的信念传播开来,却也始终习惯不了要人伺候。

范闲这手提过笔、舞过剑、下过毒、扛过旗,今后又多了项使命——为李承泽打伞并将他圈入怀中。

书房中,范闲为李承泽一圈一圈研着墨,他说一句,他写一句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bgm 浓情淡如你

*算是第一次中短篇完结吧,没有大纲,裸更,想那是哪,一堆bug。很多想表达的东西表达不到位,在反思,应该会进步,谢谢各位的支持与鼓励!下篇见!


【闲泽】谁比谁高贵 番外2 余年几度春风拂

番外2 余年几度春风拂

*过年就要甜甜甜!

*祝大噶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

新皇上任没几天就是年三十,要去太庙祭拜老祖宗。皇家排位摆了一堆,真情实感见过的也就那么几个——父皇,二哥哥和三哥哥。三哥哥也就是前太子,不过这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太庙的钟声庄重悠远,眼前纷飞的黄纸火光粼粼,新皇规规矩矩的嗑了三个头,也没祈求什么国家风调雨顺,国运恢弘无双。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高处不胜寒”真是好诗。

太子继位,大赦天下,不喜铺张,又身披孝服,京都也就没什么年味儿了。

可澹州不一样,天高皇帝远,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当年的小范大人,终于是实现了他年轻时候的愿望,把家人都接到澹州去,安安稳稳的度过晚年。范老头和姨娘倒是都在身边,不过若若最后跟燕小乙自立门户,和范府隔了条街;范思哲终究和叶灵儿成婚,留在京都经营澹泊书局,掌握着大庆文人的精神命脉…和钱袋子。

年三十总算是欢聚一堂。

“叫大伯!”范思哲领着一对儿女,笑得见牙不见眼,叶灵儿跟在身后交代家丁这些脂粉啊,字画啊,兵刃啊都送到哪个房间。

“掰掰”软软糯糯的小朋友还是乖乖的年纪,最最讨人喜欢了。

“掰掰给你发红包~”范闲说着把红包塞进侄子侄女的小肉手里,笑得一脸褶子。

屋内若若被柳姨娘拉着手不放,硬说她离家后瘦了,要她常回家吃饭。燕小乙怀里坐着个小姑娘,眉眼弯弯,手还在摇着摇床,里头躺了个还在流口水的大胖小子。庆国亿万少女的梦,如今也还是个帅气的奶爸呢。

“噼里啪啦——”

那是院子里老范带着外孙点炮仗。想当年户部侍郎何等风光,敢与监察院院长分庭抗礼,如今却让外孙骑在肩头,被炮竹吓得抖了三抖。

“嫂嫂呢?”叶灵儿疑惑。

“还在屋里睡着,我去叫他起来”范闲不好意思。

进了里屋,范闲轻轻掀开床帘,猛地扑到床上,一把抱住被褥里的人,恶狠狠的说: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唔”那人眉目刚毅,眼神却柔软,转脸亲了范闲一口,逐渐清醒,

“可是思哲和灵儿回来了?”

“嗯”都是老夫老妻了范闲还在羞涩。

李承泽直起身,扬着下巴,范闲轻车熟路的把火盆边的衣服给他一层层穿上,完毕又拢了拢衣领,眼中仿有星辰。

洗漱完,范闲牵着他的手,说是怕他着凉。

“给嫂嫂带了江南进贡的砚台和东夷进贡的水果,宫里那位还念叨着你呢”叶家世代纯臣,屹立不倒,历朝历代和皇上关系都挺好

“弟妹有心了”李承泽笑。

“大伯伯我们要听你和大伯娘的爱情故事!”一堆小朋友围过来,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李承泽,完全没法拒绝好吗!

范闲又能怎样呢,老婆的话敢不听吗?

只见那院子里坐了一排托着腮的小朋友,中间是一个手舞足蹈的范闲,廊道里推牌九的声音热闹非凡,叽叽喳喳的燕子又飞进了屋檐下的巢,温暖和煦的春风拂过李承泽散漫的青丝,他看见枝头桃花含苞,他希望这样的日子年年都有。

————————————————————————

 

*咱也不要红包,各位看得开心就留下蓝手红心叭!

*大家一定要注意病毒预防啊!


【闲泽】谁比谁高贵 5

Chapter5 接着黑

*本章开个加速器,全员ooc

*赶紧把我想写的虐点写掉,后面就是甜甜甜了(maybe

 

————————————————————————

范闲的婚没有退掉。

庆帝字里行间以范家性命为要挟,养育之恩不可负。一开始是迫于威压,范闲带着林婉儿郊游踏青,和林大宝插科打诨,渐渐也敞开心扉,日久生情。范闲还从林相那里受到不少为官之术和做人之道,尽心尽力治好了婉儿的肺痨,生活仿佛在平安喜乐的康庄大道上策马奔驰。

太子和二皇子还是那么针锋相对,见过后宫各嫔妃之后,大概是枕边风的缘故,庆帝也没再为难范闲。转眼就要举行范闲和郡主的婚礼了。这之前,还是要见一见婉儿的生母——长公主。

并不是母慈子孝的氛围,毕竟范闲害长公主失掉内库,又失去女儿。

“一个布局刺杀的反过来安慰被杀之人,你不觉得好笑吗?” 

“你要杀了我吗?”

宫中谈话让范闲彻夜难安。现代社会不怎么需要依靠杀人解决问题,法律自是一切的决断。他的朋友死了,至少有他记挂,可天下无权无势之人怎么办呢?是这世道不公,权贵是上位者,同样也是加害者。

范闲一时想不出最优解,想要把世界变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样子,想要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终究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积累。它需要思想上的引领,需要社会矛盾的激化,需要战争的创伤与警醒。这些都不是一两个穿越者可以做到的,叶轻眉的失败便是铁证。

青年人思想上大多迷茫,却又不具备想个透彻而肉体不收干扰的条件,身不由己,还得装成正常生活的样子。庆帝派他出使北齐,回来路上就收到二皇子的层层威胁。原来啊,二皇子也是个疯的,不意外会与长公主一拍即合。

浑浑噩噩回京。婉儿对范闲敬重有之、感激有之、仰慕有之,本是就是极好的姑娘,此时又倾心范闲,庆帝终于答应完婚。本该是众多糟心事里最得愿以偿的事情了,直到他见了二皇子一面。

面前这个男人结党营私,觊觎正统,还两次三番要置他于死地;嗜血残暴,草菅人命,又装出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毫无疑问是个坏胚。

可范闲偏偏又记得,他为他送行,他同他喝酒,他同他吃涮菜,他因为一句“吃没吃相”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饭,他在杀人之后提起衣摆小心翼翼的踏过血泊。

范闲看着他,觉着他滑稽的刘海掩盖不住他的美艳与嗜血。

李承泽也看着范闲,他看出他眼睛里前所未有的暴虐被激发出来,是仇恨和决绝的交织,这是李承泽十三岁之后便熟悉的味道。

范闲想,我最讨厌被人威胁了,不如我们一同坠入深渊。

————————————————————————

 

*撒娇打滚求红心蓝手和评论mua! (*╯3╰)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6(卑微嘛hhh)


《庆余年》闲泽的悲剧内核是什么呢?是生不逢时、是不理解、是误会是错过。

范闲自以为从现代带来自由平等的思想就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什么没有人问他一句,想着杀人就能解决问题,但其实,他也没有问二皇子,有没有给被赶走的商贩补偿。

李承泽觉得自己是皇家子嗣,失权丢命,便可罔顾他人性命,以他人珍视之物为要挟,不择手段。

对,就是双黑。




小声,可以翻翻这个合集的前几篇鸭

不是我蹭热度,打广告,真的是只言片语总是片面,但文章就不一样啦hhhhh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4

chapter 4 就是黑化

*双渣!

*随时弃妻范提督×屡屡杀夫二改改


————————————————————————

这一夜李承泽因为要看着范闲,一直未敢熟睡,到了五更鸡鸣实在撑不住了,才直挺挺的倒下。范闲确是瞬间就溜之大吉了。

晌午,长公主邀请范闲进宫一叙,说是要见见未来的内库掌权人,提点他一二;实则看看婉儿的婚约者到底有何能耐。滕梓荆驱车赶往皇家别院,谁知路遇截杀,滕梓荆,战陨。

李承泽昨夜劳神,将将用过早膳,正在套圈圈,明明眉眼中尽是不在乎,却还是摆出瞄准的姿势。只见他手里的草环一个接一个的落空,他也不恼。

“殿下该吃药了”李弘成接过丫鬟递来的药,挥退下人。

那最后一环脱手却套中一直傻狗,稳稳当当。李承泽甚至没有看那摊子,转头喝药一饮而尽。

“这药是宫里太医配的,苦虽苦了些,但我喝了好些年,竟有些喜欢这味道了。”李泽承将药碗放在身后木桌,掷地有声。

街角,双目充血、青丝散乱的范闲不顾护院阻拦,莽到了李承泽的面前。平日里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范闲走来却似囚徒归家的万里征程。

他抱住李承泽,说:“我的好朋友没了。”

他手上死死将人扣住,涕泗横流得像个小孩。李弘成想要阻止,被二皇子秉退。

范闲呜咽:“我在京都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哭诉的人了。” 不能让若若和姨娘担心,姑娘家操持内务担忧细密,不可平添其忧愁;父亲年迈,公务繁重,不可增加其杂虑;世子为人朴实,不能领会我深情;唯有二皇子,是个心思细腻的,能懂我,还交情不深,方便在掩埋过去时随意抛弃。

李承泽像尽职尽责的好兄弟一样,拍着他的肩膀,心里却想的是,看来程巨树没能完成任务啊,之后的局还得继续布着。

范闲又说“我会找出这幕后的主使的,我的血还没有凉!”眼中来不及拭去的泪水也遮挡不了他坚定的目光,像是狼崽子不再甘愿作为犬类摇尾乞怜。

太子还在勾画那没人图,不识抬举的白鸽落在臂弯。他手一抖,懊悔到叹气。得知滕梓荆死讯,范闲又和二哥见面,还搂搂抱抱!

这是什么章程?气到不想画画!

范闲回到家中,觉着牛栏街刺杀一事,颇为蹊跷,知他行踪者长公主最有嫌疑;而二皇子竟未过问刺杀一事,说明早就知情;太子因为内库财权与他不和京都府衙已然挑明。谁都有理由是指使者。

如今身负滕梓荆血海深仇,而此事和当年母亲被杀一案颇有牵扯,内库财权牵扯进的婚约,不应该将另一个女子作为筹码。便要去相府退婚。岂料那女子竟是神庙的倩影,那更应该撇清关系。不属于他的东西,不应该不择手段去抢啊,别人没有底线,但他要有。

至于二皇子府听闻退婚传闻,作何反应,就又是后话了。 

————————————————————————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5!(卑微嘛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3

chapter3 逐渐黑化

*今日是激情手机打字,后续可能会修一下


————————————————————————

来京没几天就拳打郭宝坤,脚踏花魁船,好一个风流才子正义之士。

“他昨晚根本不在司理理的船上”憨憨世子委屈。

“他去打人了”李承泽嗤笑。

表哥总是知道他在哪在做什么,李宏成如是想。

果真还是郭家告了官,二皇子开开心心地吃着葡萄,捧着红楼,顺便听家丁一个接一个的跑来汇报情况。

——郭宝坤被抬上了朝堂,裹得严严实实

——贺才子被怼得哑口无言

——司理理也来作证了

——太子也来了

李承泽坐不住了,撩起袍子,踏上鞋就走。失去了制衡怎么办,内库之权事小,庆帝觉得我没用,杀了我怎么办?

“好,好一个屈打成招”

范闲眼睛一亮,还有回旋余地。只见那京都府尹是毕恭毕敬地坐在那里,人模狗样的说要审司理理,看来还是站在太子那边啊。

“小范大人莫要认,否则我就是公堂说谎”那清倌扑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句。

啧啧啧,像不像是明星的炒作,谁红蹭谁热度的那种。这女人也不简单,随她去吧,毕竟是我想要的结果,各取所需总好过强人所难。不过,二皇子也不是啥好鸟,指不定想逼我投靠他门下,毁我清誉。

“带他上来”不知谁说,总之范闲看见了滕梓荆。这个情况就比较难捱了,是太子要弄他,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传圣上口谕”是苏公公,“皇家子弟各回各家”

诶,不是,范闲想我还没帅气的怼太子呢,这人忒恶心,不能便宜了他。

“我有一事想请教太子,澹州刺杀你知不知情?”

李承泽走到门口,没头没尾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情不自禁树起了大拇指,是个狠人。

赶紧溜,咋还不给人留个面子。

太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技不如人,当面嘲讽,我要去找姑姑!

路上李宏成不解,你为什么替他撑腰?这样你和太子的关系不就更恶劣了吗?

二皇子说,你不懂,范闲可比太子有趣多了,他要是太早栽了,我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那苏公公可还没走,“皇上请梅大人入宫——”,京都府尹梅执礼吓得不轻。此去怕是不能善终。

范闲倒是平安无事,不过他比较关心为什么皇帝能三番五次及时救场,是舍不得他这个棋子,觉得他还没有物尽其用吗?

听闻梅大人致仕还乡途中遭遇马匪,真的是马匪吗?李承泽夜不能寐,心口传来阵阵绞痛,总觉得这见血的事不是善终。

——报!范闲不顾户部尚书和柳姨娘阻拦,深夜翻墙出了范府!

他又是要做什么?今日身体不适,怕是难以隐匿气息去跟着他了。

“谁!”

“我我我”他那人扯下黑色面巾。

“范闲?”李承泽差诧异“夜闯皇子住宅你可知我杀你无罪?”

“别别别,我这不是来谢谢你白天替我撑腰嘛”

“你把谢必安怎么了”那人不领情。

“迷晕了而已,对身体无害”

“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有人给家父送了刚刚摘下的葡萄,想着二皇子可能喜欢”

“那倒是你有心了”夜行衣翻墙送葡萄,谁信?

“那我走了,回见!”转身欲溜。

“小范大人留步。你看这谢必安被你放倒,偌大皇子府上也没人互我周全,不如,你来替他?”这样今夜就不用担心他去偷摸干坏事了,李承泽松了口气。

范闲却觉得好生尴尬,这不像是刺客子时刺杀皇庚贵胄,倒像是情郎夜半幽会痴情女儿。

————————————————————————


*如果您觉着后半段有些突兀,我可以解释!这是伏笔和铺垫,后面会一一道来哒!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4!(卑微嘛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1

Chapter1(少年时代)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本章是美好的少年时代(我是说,此章不渣)

*本人疯狂追求对仗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用词错误,望看官老爷有修改建议时直接指正!


范闲穿越之后就觉得自己可能是个主角命,毕竟也算是父母离得远,还有车有房有妹妹。有着不怀好心的管家,千里之外惦记着的小妈。这不主角标配嘛。咱就从宅斗开始一步步走向权力中心,一路升级打怪啥的。

这个世界果然没有辜负他,又是厉害哥哥教用剑,又是奇葩大叔练试毒,连锻炼人的方式都和那什么升级流武侠小说一样一样的——先被虐,再虐人。

还算平稳的少年时期,被滕梓荆刺杀一次,没杀成。懂,不是发放任务的npc就是介绍世界观的路人甲。不过该吐的槽还是要吐:滕梓荆不是个谪守巴陵郡的文人嘛,怎么刀耍的害挺像样。嚯,好家伙,那披风一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奶奶说,“红甲骑士来的那天,危险才真正到来”。他寻思,这优雅端庄,胸怀城府的老太太,说这词咋就这么出戏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穿回的不是中国古代,而是地中海的城邦时代呢。

之后他就等啊等啊,那是风起云涌,风云变幻,那是斗转星移,日月如梭。胸怀壮志却又无所事事的少年时代,总是在当年觉得漫长,又在苦涩的成年人世界里成为回不去的梦,藏在心尖尖的甜。

————————————————————

在李承泽很小很小的时候,在皇宫还是乐园的时候,淑贵妃就爱看书。母妃埋首书海,小小的承泽却没能养成安安静静的性格。毕竟也没谁规定,文人就得孤高,就得避世。就像爱读书和喜欢上树爬墙掏鸟蛋、插科打诨斗蛐蛐可以在二皇子身上和谐共存一样。

白天是大哥带着他招摇过市、夜里是母妃陪着他案牍劳形。渐渐地,身后又多出了个软软糯糯的白团子,也和他们一起三月放风筝,五月扑蝴蝶,七月攮萤火虫,九月摇桂花树。可到了十一月打雪仗的日子啊,大哥出宫了。

一时间文人专属的离愁别绪酸溜溜袭击了小承泽。什么“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什么“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懂又不太懂,但愁是真的愁。还好身边余一个小跟班,除了不会笑,哪哪都好。

后来啊,皇帝老子给他们各自派了夫子,系统的教导他们。小承泽的夫子教他何为文人风骨;也教他何为忠孝礼义,何为君命难为;老师还告诉他,虎毒不食子,皇家无嫡庶;但老师感慨最多的还是,人活一世,知己难觅。

谁料落得个天家兄弟聚少离多,貌合神离;天家父子三跪九叩,冷面冷心。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30,明天就有chapter2!(卑微嘛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