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闲泽】精神小伙李承泽 (一发完)

精神小伙李承泽

*假如大噶都是精神小伙

*土到极致就是潮,大俗即大雅。

 

————————————————————————

李承泽小时候经常和林婉儿在一起,觉得公主真的好幸福,新鲜水果天天有,顿顿涮菜不得少。

直到十二岁庆帝说他德才兼备,做个亲王委屈了;十三岁封王;十四岁宫外赐宅;十五岁听朝政……表面上圣宠不衰,却处处被提防,吃个水果还要试毒,涮个菜还得关门自个乐呵。

他不得不明白一个道理,不能被宠成一个小公主,那就自己做大哥。

太子十三岁的时候和李承泽在湖边耍,伸手推了他一下,眼睛瞪着老大吓人。

李承泽也瞪着他,教训道: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你哥开玩笑”

李承泽自此意识到,咱要活命,还有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老娘要保护,就得游手好闲、骄奢淫逸。

叶灵儿和婉儿差不多大,因此被安排陪婉儿解闷。奈何婉儿不出门,只得找二皇子。

“二哥哥陪我舞剑!”

“求我的时候该叫啥?”二皇子睥睨。

“二姐姐最好了~”叶灵儿白眼。

“边儿去,别打扰我摇花手”某人吹起刘海转身就走。

太子长大了,也会收敛了,但本质还是个不想被孤立的小朋友。某天早上跑到李承泽床头,想要请教怎么和两个妹妹一起耍,岂料李承泽还在睡觉。

“这是什么章程?二哥怎生还不起床?”别扭李承乾板着小脸。

“太阳不起我不起,老子就是了不起。”李承泽撩起被子遮过头,翻了身子继续睡。

最后还是起床了,毕竟亲弟弟嘛。然后谢必安就看见两个皇子在后院社会摇,怀里的剑抱的更紧了。

三年五载摇下来,太子对二哥满是崇拜。

再后来,范闲带着他的澹州大波浪进了京,据说是要娶林婉儿。长公主第一个不同意,给范闲传话:

“我可以笑着给你找个台阶下,也可以毫不留情让你给我跪下,老铁,做人别太飘,小心背后挨刀。”

范闲呛她:

“辉煌时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

世子府上办诗会,恰巧大家都在。叶灵儿也找准机会逮着范闲说:

“对婉儿好一点,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必毁你整个天堂!”

谁料范闲上个茅房路遇李承泽,那细腰、那玉足,澹州不曾见也。范闲张口就是: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心里有座城,住着未亡人”李承泽脱口而出。

“我们是糖,甜到忧伤。”两个人合。

谢必安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拿剑的手无辜颤抖。

几天之后,庆帝宫中大摆家宴,完美继承中国老男人的传统,饭前讲两句:

“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社会上呢没有将与帅只有实力这一块。”

哥仨诚惶诚恐地跪下行礼。坐下之后,李承泽抬手掩唇对着范闲:

“老头子面前委屈你了,点头哈腰是为了学会尊敬,挺直腰板是是为了发号示令。”

范闲宠溺一笑,拍拍李承泽的肩。庆帝实在看不下去,摆摆手走人。太子瞬间不怂,指着范闲就开始叫嚣:

“我陪二哥那么多年,一路上花开花落起起跌跌,你别想要插队”

“不属于你的山就不要去登,不属于你的人就不要去等,兄弟,记住一句话,谋爱之前先谋生。”范闲一把搂住大口吃饭的李承泽。

还不让人吃顿热乎饭了这是?李承泽生气,甩开范闲的手:

“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花手摇过我。”

太子不由挺直了腰杆,自信道:

“我的社会摇摇到如今,最得人心,你拿什么跟我拼。”

“骄傲是你最大的败笔,时间是最硬的道理。”范闲不甘示弱。

恰巧林婉儿进宫,瞧见了范闲和太子摇花手,熟稔的从袖口掏出一捧瓜子分给李承泽一半,边嗑边说:

“二哥,这样的男人要不得。”

 ————————————————————————


*一种新的尝试,就图一乐呵。看开心了记得留下红心蓝手和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