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闲泽】谁比谁高贵6(完结he)

Chapter6 我说是糖

*终章

 

————————————————————————

范闲和李承泽大婚之前其实和林婉儿喝过一次合卺酒。

那是风光无限,几个干爹也还在线,不过就数林相最温文尔雅,不像另几个相互使绊。婚礼辉煌,夫妻和睦,那几年甚是美好。没有争吵,没有猜疑,相敬如宾却也夜赏星星。李承泽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

就这样,在这世上与他惺惺相惜的对家,斩断了最后的妄想与希望,李承泽的世界好不容易抢过来一束光,复又熄灭。

李承泽明白,当他挑明一切算计之后,只会把范闲逼上绝路——不是屈服,就是反目。他设想了一万种方案,怎么也找不到初见他时想要余生相谈风月的结局。

范闲有才华,肯吃苦,有靠山,斗一个不得帝心的,四面树敌的皇子轻而易举。

好歹曾是是腹有诗书的少年郎,谁还没个气节风骨?李承泽欣赏的人不多,一生卑劣手段使尽也没能体体面面的活着,但是自由的死去,是目前他可以掌控的唯一的事情了。

鸩酒入喉,灼得火辣。

他想,葡萄美酒,夜光剔透,红楼一梦,终不可期;家臣散尽,敌非奸邪,身后无事,此去忘忧。

再睁眼已时过经年,窗外白雪积在枝头,淅沥的融水滴下屋檐,时不时传来阵阵埙声。范闲转身进屋,熟稔的将手搓热然后,掀开被褥为李承泽按腿。

“噗嗤”李承泽忍不住痒,睁开了眼。

范闲刚想裂开嘴笑,又紧紧闭住,将哭不哭的样子丑极,他上前扶起李承泽。

“我没想要你死”

“我恨你无缘无故杀我的朋友和我”

“我爱你把玩葡萄和品读诗句的样子”

“我不喜欢你目中无人清街自娱杀人如麻的举动”

“我爱你在血泊中提起裙子小心翼翼还心怀鬼胎的机敏”

爱与恨从来都不会抵消,只会相互叠加,最后纠缠在一起,将彼此的痕迹镌刻进血肉。

“我带领百官弹劾了太子;我率领边军出关征伐;我与婉儿从夫妻复又变回朋友;我把仙境中的风月都赠予给你…你的余年可以带上我吗?”

范闲小心翼翼的等待着回答,竹枝摇曳,屋檐滴水,炭火吱哇,李承泽的心扑通扑通。

“不知小范大人红楼写到哪一章了?”沙哑的声音一如从前。

“写到八十章了,之后的看你表现。”范闲指着自己的饱受风沙的脸庞。

然后他在鼻尖收到了一个吻,恰巧点在那颗痣上。

浅尝辄止,范闲只记得软软的唇、红红的耳尖还有竹子的清香。

李承泽逐渐了解到除了苟皇帝,其他人都默许了他的存在;他也不再是二皇子,而是李承泽。

范闲也渐渐意识到李承泽是真的喜欢葡萄,热爱读书,斟酌字句;不喜欢做的事情也能像完成任务一样做好,就像当年站在权利中心苦心经营那么多年。

开春了,李承泽可以下床在人掺着的时候散散步了。范闲这么多年来没能将人人平等的信念传播开来,却也始终习惯不了要人伺候。

范闲这手提过笔、舞过剑、下过毒、扛过旗,今后又多了项使命——为李承泽打伞并将他圈入怀中。

书房中,范闲为李承泽一圈一圈研着墨,他说一句,他写一句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bgm 浓情淡如你

*算是第一次中短篇完结吧,没有大纲,裸更,想那是哪,一堆bug。很多想表达的东西表达不到位,在反思,应该会进步,谢谢各位的支持与鼓励!下篇见!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