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闲泽】谁比谁高贵 番外2 余年几度春风拂

番外2 余年几度春风拂

*过年就要甜甜甜!

*祝大噶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

新皇上任没几天就是年三十,要去太庙祭拜老祖宗。皇家排位摆了一堆,真情实感见过的也就那么几个——父皇,二哥哥和三哥哥。三哥哥也就是前太子,不过这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太庙的钟声庄重悠远,眼前纷飞的黄纸火光粼粼,新皇规规矩矩的嗑了三个头,也没祈求什么国家风调雨顺,国运恢弘无双。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高处不胜寒”真是好诗。

太子继位,大赦天下,不喜铺张,又身披孝服,京都也就没什么年味儿了。

可澹州不一样,天高皇帝远,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当年的小范大人,终于是实现了他年轻时候的愿望,把家人都接到澹州去,安安稳稳的度过晚年。范老头和姨娘倒是都在身边,不过若若最后跟燕小乙自立门户,和范府隔了条街;范思哲终究和叶灵儿成婚,留在京都经营澹泊书局,掌握着大庆文人的精神命脉…和钱袋子。

年三十总算是欢聚一堂。

“叫大伯!”范思哲领着一对儿女,笑得见牙不见眼,叶灵儿跟在身后交代家丁这些脂粉啊,字画啊,兵刃啊都送到哪个房间。

“掰掰”软软糯糯的小朋友还是乖乖的年纪,最最讨人喜欢了。

“掰掰给你发红包~”范闲说着把红包塞进侄子侄女的小肉手里,笑得一脸褶子。

屋内若若被柳姨娘拉着手不放,硬说她离家后瘦了,要她常回家吃饭。燕小乙怀里坐着个小姑娘,眉眼弯弯,手还在摇着摇床,里头躺了个还在流口水的大胖小子。庆国亿万少女的梦,如今也还是个帅气的奶爸呢。

“噼里啪啦——”

那是院子里老范带着外孙点炮仗。想当年户部侍郎何等风光,敢与监察院院长分庭抗礼,如今却让外孙骑在肩头,被炮竹吓得抖了三抖。

“嫂嫂呢?”叶灵儿疑惑。

“还在屋里睡着,我去叫他起来”范闲不好意思。

进了里屋,范闲轻轻掀开床帘,猛地扑到床上,一把抱住被褥里的人,恶狠狠的说: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唔”那人眉目刚毅,眼神却柔软,转脸亲了范闲一口,逐渐清醒,

“可是思哲和灵儿回来了?”

“嗯”都是老夫老妻了范闲还在羞涩。

李承泽直起身,扬着下巴,范闲轻车熟路的把火盆边的衣服给他一层层穿上,完毕又拢了拢衣领,眼中仿有星辰。

洗漱完,范闲牵着他的手,说是怕他着凉。

“给嫂嫂带了江南进贡的砚台和东夷进贡的水果,宫里那位还念叨着你呢”叶家世代纯臣,屹立不倒,历朝历代和皇上关系都挺好

“弟妹有心了”李承泽笑。

“大伯伯我们要听你和大伯娘的爱情故事!”一堆小朋友围过来,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李承泽,完全没法拒绝好吗!

范闲又能怎样呢,老婆的话敢不听吗?

只见那院子里坐了一排托着腮的小朋友,中间是一个手舞足蹈的范闲,廊道里推牌九的声音热闹非凡,叽叽喳喳的燕子又飞进了屋檐下的巢,温暖和煦的春风拂过李承泽散漫的青丝,他看见枝头桃花含苞,他希望这样的日子年年都有。

————————————————————————

 

*咱也不要红包,各位看得开心就留下蓝手红心叭!

*大家一定要注意病毒预防啊!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