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美我不能秃

梦想当一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双担狗

燕小乙×五竹 无趣小段子

*存个梗

*话唠吃货燕小乙×话少健忘五竹叔


——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躲我

——不记得了


(前提:昨夜有点过分了)

——今晚接着来嘛

——不

——为什么记仇记得这么清楚啊喂!


——我射箭帅不帅嘛

——看不见

——你一大宗师听不清还是怎么滴?


刚在一起时:

——叔你切萝卜真帅

某些人嘴上不说,身体却切得更起劲了呢。


(黑了黑了

——陈萍萍叫人掩盖了你的存在,我要禁锢住你一生只为我看见!

燕小乙因伪装霸总失败,被五竹反杀,卒。


*所以有没有人嗑这个邪教啊,tag要怎么打呢?

《庆余年》闲泽的悲剧内核是什么呢?是生不逢时、是不理解、是误会是错过。

范闲自以为从现代带来自由平等的思想就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什么没有人问他一句,想着杀人就能解决问题,但其实,他也没有问二皇子,有没有给被赶走的商贩补偿。

李承泽觉得自己是皇家子嗣,失权丢命,便可罔顾他人性命,以他人珍视之物为要挟,不择手段。

对,就是双黑。




小声,可以翻翻这个合集的前几篇鸭

不是我蹭热度,打广告,真的是只言片语总是片面,但文章就不一样啦hhhhh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4

chapter 4 就是黑化

*双渣!

*随时弃妻范提督×屡屡杀夫二改改


————————————————————————

这一夜李承泽因为要看着范闲,一直未敢熟睡,到了五更鸡鸣实在撑不住了,才直挺挺的倒下。范闲确是瞬间就溜之大吉了。

晌午,长公主邀请范闲进宫一叙,说是要见见未来的内库掌权人,提点他一二;实则看看婉儿的婚约者到底有何能耐。滕梓荆驱车赶往皇家别院,谁知路遇截杀,滕梓荆,战陨。

李承泽昨夜劳神,将将用过早膳,正在套圈圈,明明眉眼中尽是不在乎,却还是摆出瞄准的姿势。只见他手里的草环一个接一个的落空,他也不恼。

“殿下该吃药了”李弘成接过丫鬟递来的药,挥退下人。

那最后一环脱手却套中一直傻狗,稳稳当当。李承泽甚至没有看那摊子,转头喝药一饮而尽。

“这药是宫里太医配的,苦虽苦了些,但我喝了好些年,竟有些喜欢这味道了。”李泽承将药碗放在身后木桌,掷地有声。

街角,双目充血、青丝散乱的范闲不顾护院阻拦,莽到了李承泽的面前。平日里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范闲走来却似囚徒归家的万里征程。

他抱住李承泽,说:“我的好朋友没了。”

他手上死死将人扣住,涕泗横流得像个小孩。李弘成想要阻止,被二皇子秉退。

范闲呜咽:“我在京都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哭诉的人了。” 不能让若若和姨娘担心,姑娘家操持内务担忧细密,不可平添其忧愁;父亲年迈,公务繁重,不可增加其杂虑;世子为人朴实,不能领会我深情;唯有二皇子,是个心思细腻的,能懂我,还交情不深,方便在掩埋过去时随意抛弃。

李承泽像尽职尽责的好兄弟一样,拍着他的肩膀,心里却想的是,看来程巨树没能完成任务啊,之后的局还得继续布着。

范闲又说“我会找出这幕后的主使的,我的血还没有凉!”眼中来不及拭去的泪水也遮挡不了他坚定的目光,像是狼崽子不再甘愿作为犬类摇尾乞怜。

太子还在勾画那没人图,不识抬举的白鸽落在臂弯。他手一抖,懊悔到叹气。得知滕梓荆死讯,范闲又和二哥见面,还搂搂抱抱!

这是什么章程?气到不想画画!

范闲回到家中,觉着牛栏街刺杀一事,颇为蹊跷,知他行踪者长公主最有嫌疑;而二皇子竟未过问刺杀一事,说明早就知情;太子因为内库财权与他不和京都府衙已然挑明。谁都有理由是指使者。

如今身负滕梓荆血海深仇,而此事和当年母亲被杀一案颇有牵扯,内库财权牵扯进的婚约,不应该将另一个女子作为筹码。便要去相府退婚。岂料那女子竟是神庙的倩影,那更应该撇清关系。不属于他的东西,不应该不择手段去抢啊,别人没有底线,但他要有。

至于二皇子府听闻退婚传闻,作何反应,就又是后话了。 

————————————————————————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5!(卑微嘛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3

chapter3 逐渐黑化

*今日是激情手机打字,后续可能会修一下


————————————————————————

来京没几天就拳打郭宝坤,脚踏花魁船,好一个风流才子正义之士。

“他昨晚根本不在司理理的船上”憨憨世子委屈。

“他去打人了”李承泽嗤笑。

表哥总是知道他在哪在做什么,李宏成如是想。

果真还是郭家告了官,二皇子开开心心地吃着葡萄,捧着红楼,顺便听家丁一个接一个的跑来汇报情况。

——郭宝坤被抬上了朝堂,裹得严严实实

——贺才子被怼得哑口无言

——司理理也来作证了

——太子也来了

李承泽坐不住了,撩起袍子,踏上鞋就走。失去了制衡怎么办,内库之权事小,庆帝觉得我没用,杀了我怎么办?

“好,好一个屈打成招”

范闲眼睛一亮,还有回旋余地。只见那京都府尹是毕恭毕敬地坐在那里,人模狗样的说要审司理理,看来还是站在太子那边啊。

“小范大人莫要认,否则我就是公堂说谎”那清倌扑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句。

啧啧啧,像不像是明星的炒作,谁红蹭谁热度的那种。这女人也不简单,随她去吧,毕竟是我想要的结果,各取所需总好过强人所难。不过,二皇子也不是啥好鸟,指不定想逼我投靠他门下,毁我清誉。

“带他上来”不知谁说,总之范闲看见了滕梓荆。这个情况就比较难捱了,是太子要弄他,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传圣上口谕”是苏公公,“皇家子弟各回各家”

诶,不是,范闲想我还没帅气的怼太子呢,这人忒恶心,不能便宜了他。

“我有一事想请教太子,澹州刺杀你知不知情?”

李承泽走到门口,没头没尾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情不自禁树起了大拇指,是个狠人。

赶紧溜,咋还不给人留个面子。

太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技不如人,当面嘲讽,我要去找姑姑!

路上李宏成不解,你为什么替他撑腰?这样你和太子的关系不就更恶劣了吗?

二皇子说,你不懂,范闲可比太子有趣多了,他要是太早栽了,我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那苏公公可还没走,“皇上请梅大人入宫——”,京都府尹梅执礼吓得不轻。此去怕是不能善终。

范闲倒是平安无事,不过他比较关心为什么皇帝能三番五次及时救场,是舍不得他这个棋子,觉得他还没有物尽其用吗?

听闻梅大人致仕还乡途中遭遇马匪,真的是马匪吗?李承泽夜不能寐,心口传来阵阵绞痛,总觉得这见血的事不是善终。

——报!范闲不顾户部尚书和柳姨娘阻拦,深夜翻墙出了范府!

他又是要做什么?今日身体不适,怕是难以隐匿气息去跟着他了。

“谁!”

“我我我”他那人扯下黑色面巾。

“范闲?”李承泽差诧异“夜闯皇子住宅你可知我杀你无罪?”

“别别别,我这不是来谢谢你白天替我撑腰嘛”

“你把谢必安怎么了”那人不领情。

“迷晕了而已,对身体无害”

“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有人给家父送了刚刚摘下的葡萄,想着二皇子可能喜欢”

“那倒是你有心了”夜行衣翻墙送葡萄,谁信?

“那我走了,回见!”转身欲溜。

“小范大人留步。你看这谢必安被你放倒,偌大皇子府上也没人互我周全,不如,你来替他?”这样今夜就不用担心他去偷摸干坏事了,李承泽松了口气。

范闲却觉得好生尴尬,这不像是刺客子时刺杀皇庚贵胄,倒像是情郎夜半幽会痴情女儿。

————————————————————————


*如果您觉着后半段有些突兀,我可以解释!这是伏笔和铺垫,后面会一一道来哒!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50,明天就有chapter4!(卑微嘛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 2

Chapter2 是美好的初遇呢

*本章又名,你就是馋他的身子

*是双渣之前的美好初遇哦~

 

————————————————————————

范闲进京了。小妈刁钻、弟弟憨批、妹妹兄控、父亲傲娇、仆人冥顽不灵、滕梓荆背负良多、皇家兄弟夺位……都不及神庙口出狂言不信神佛之后的那惊鸿一瞥。是白衣飘飘,翩翩衣袂;是灿然回首,万物黯然。

这就是神对我的嘲讽吗,这样的女子,范闲不敢爱。他自知得很,自己不是什么琢琢君子,穿越到这个世界不过投机取巧,并且还指望靠这种小聪明混沌一世,连累了神祇一样的姑娘,怕是要早天谴。

靖王世子的诗会,仿佛是为了打响范闲的名声而造就的,像是刚有点困意立马就有人给递枕头,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一首“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千古第一七律,小小诗会头筹毫无悬念。

范闲写得毫无压力,甚至有点得意忘形。起笔落笔间尽是“哇,我居然还记得高中课文”的欢愉,顺便自我吐槽一下“这字害不如高中”。在男男女女像小学鸡一样围上来的时候,范闲觉着装逼要装到底,脱口而出“我去趟茅房!”

岂料二皇子李承泽就坐在后院的凉亭中央,细细咂摸着这“万里悲秋,百年多病;无边落木,滚滚长江”诗是好诗,不过像是饱受万般世事蹉跎蹂躏的老人写出来的,不该是一个拿来诗会炫技的乡下小子的手笔。圆润到滴水的葡萄含在薄薄的唇中,二皇子在被值得字句斟酌的好诗震惊之余又被范闲年龄与阅历之矛盾所困扰,可在范闲眼中竟成了一幅美人含丹图。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被某个冷面小剑客打断。

“让他进来”那人装腔作势的嗓音也是意外的酥软销魂。

“若我不进呢?”

“那便出去”范闲总觉得这声音带着两分笑意和三分委屈,叫人不忍拒绝。

范闲就这么看着他,想这剑眉星目,想这暗绿织金,想这像野猫像狐狸像豹子像一切野兽但绝不是人类的眼睛,“征服他”的种子在心底悄无声息的发芽。

这人爱吃葡萄,那便抢了他心头所爱。

“范闲,我若杀了你,提你人头与太子重修旧好如何?”

“杀一百个范闲也不可能”

这人有点意思。对峙双方如是想。

只见李承泽端起那盘葡萄酒往范闲身边凑,而范闲也不想夺人所爱了,满心满眼只有那双玉足,和那随着衣摆翩飞若隐若现的清隽有力的脚踝。

李承泽说,太子迟早会知道我俩会面。范闲想,他是不是全身都白得像玉。

李承泽说,你娶了林婉儿就能掌管内库。范闲想,不知那脚踝握上去是什么感觉。

李承泽说,你必然与太子为敌。范闲想,这墨绿束腰要是能一层层解开,那是怎样的风景。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范闲终于忍不住问。

“嗯?”李承泽愣住的时候一撮挡住眼睛的刘海似是本体,呆呆的跳了一下。

 

————————————————————————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30,明天就有chapter3!(卑微嘛hhh)


www

想看爸爸们画高马尾二姐姐

球球你们了

【闲泽】谁比谁高贵 1

Chapter1(少年时代)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本章是美好的少年时代(我是说,此章不渣)

*本人疯狂追求对仗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用词错误,望看官老爷有修改建议时直接指正!


范闲穿越之后就觉得自己可能是个主角命,毕竟也算是父母离得远,还有车有房有妹妹。有着不怀好心的管家,千里之外惦记着的小妈。这不主角标配嘛。咱就从宅斗开始一步步走向权力中心,一路升级打怪啥的。

这个世界果然没有辜负他,又是厉害哥哥教用剑,又是奇葩大叔练试毒,连锻炼人的方式都和那什么升级流武侠小说一样一样的——先被虐,再虐人。

还算平稳的少年时期,被滕梓荆刺杀一次,没杀成。懂,不是发放任务的npc就是介绍世界观的路人甲。不过该吐的槽还是要吐:滕梓荆不是个谪守巴陵郡的文人嘛,怎么刀耍的害挺像样。嚯,好家伙,那披风一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奶奶说,“红甲骑士来的那天,危险才真正到来”。他寻思,这优雅端庄,胸怀城府的老太太,说这词咋就这么出戏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穿回的不是中国古代,而是地中海的城邦时代呢。

之后他就等啊等啊,那是风起云涌,风云变幻,那是斗转星移,日月如梭。胸怀壮志却又无所事事的少年时代,总是在当年觉得漫长,又在苦涩的成年人世界里成为回不去的梦,藏在心尖尖的甜。

————————————————————

在李承泽很小很小的时候,在皇宫还是乐园的时候,淑贵妃就爱看书。母妃埋首书海,小小的承泽却没能养成安安静静的性格。毕竟也没谁规定,文人就得孤高,就得避世。就像爱读书和喜欢上树爬墙掏鸟蛋、插科打诨斗蛐蛐可以在二皇子身上和谐共存一样。

白天是大哥带着他招摇过市、夜里是母妃陪着他案牍劳形。渐渐地,身后又多出了个软软糯糯的白团子,也和他们一起三月放风筝,五月扑蝴蝶,七月攮萤火虫,九月摇桂花树。可到了十一月打雪仗的日子啊,大哥出宫了。

一时间文人专属的离愁别绪酸溜溜袭击了小承泽。什么“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什么“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懂又不太懂,但愁是真的愁。还好身边余一个小跟班,除了不会笑,哪哪都好。

后来啊,皇帝老子给他们各自派了夫子,系统的教导他们。小承泽的夫子教他何为文人风骨;也教他何为忠孝礼义,何为君命难为;老师还告诉他,虎毒不食子,皇家无嫡庶;但老师感慨最多的还是,人活一世,知己难觅。

谁料落得个天家兄弟聚少离多,貌合神离;天家父子三跪九叩,冷面冷心。

 

*撒娇打滚求三连ლ(°◕‵ƹ′◕ლ)

*如果这篇热度破30,明天就有chapter2!(卑微嘛hhh) 


【闲泽】谁比谁高贵(双渣)

*剧版《庆余年》一点想法

*后续也许会有在这个基础上更加具体的文字出现

*如果看官老爷喜欢的话可以红心蓝手评论三连走起就更好啦

 

一开始是不争也不抢的样子,不会去刻意扰乱你的生活。你也只是浮光掠影的瞥了一眼,便欲罢不能。

他是个精怪,在你了解他的野心之后,他便不再掩饰,妖冶妩媚而铿锵坚韧,你甚至开始为他辩解,你说他是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其实他一开始确是怨过的,但后来他想明白了,既然活着需要去争权,去谋划,那不如把这当做是一种乐趣。毕竟与民同乐二皇子,不喜欢人二皇子,宅心仁厚二皇子,喜谈风月二皇子,其实都是他内心的爱好,他将真心明明白白的摆出来给人看,却落得个无人相信的下场,讽刺吗。

你其实作为一个现代智人,比他们多进化了近千年,优胜劣淘,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人,何况是争权夺嫡的皇子。你一开始就不信他,诗词歌赋出口成章也不过是你作为穿越者的优越感,受他赏识也不过是投机取巧。

他将野心深藏,你亦不付出真心,在层层试探中接近又分道扬镳,最终是殊途还是同归,且听            我编hhh